远离“人民公敌”的“路演”

时间:2021-03-08 22:02   编辑:admin

200多年前,英国古典经济学家亚当·斯密在《国富论》中,提出了价格机制这只“看不见的手”引导而达成平衡,隐喻了市场与价格的关系。飞天茅台的1499元指导价与3000元左右的成交价,似乎跟这只“看不见的手”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

随着春节的逼近,市场对名酒消费的热度剧增。与此同时,对于购买茅台的大多数消费者来说,似乎也默认了以2倍指导价或者更高的价格成交。

颇具戏剧性的是,在日前举行的贵州茅台酒2020年度全国经销商大会上,茅台集团董事长高卫东带领经销商宣誓:绝不加价销售、不囤积居奇、不哄抬价格、不转移销售、不虚构销售、抵制假冒侵权等。

对一个商品,经销商加价和囤货居然成了罪过,生产厂家居然要自己来压制价格,而不是想办法提价以提高利润。在这个商品上,难道市场经济失灵了吗?

无独有偶。2020年12月24日,市场监管总局网站发布《关于加强2021年元旦春节期间市场价格监管的通知》(下称《通知》)强调,“加强茅台等名优白酒价格监管。严查各种形式的价格串通、哄抬价格、价格欺诈等损害消费者权益、扰乱市场秩序的价格违法行为。”茅台再一次从行政监管这个维度,因其价格问题被点名。

事实上,茅台飞天的价格变化都是受供需关系影响,生产已经决定其市场价值,而《华夏酒报》记者经过梳理发现,导致这种供求关系失衡,主要有4个方面成因。

首先,3万吨的产能满足不了市场需求。在2019年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,茅台前董事长李保芳指出:目前飞天茅台的量只满足市场的三分之一需求。有人的会说为什么不扩大生产呢?据茅台对外宣称的说法,“茅台酒厂里面的老窖池是独一无二的,有人说珍酒就是异地茅台的失败产品。同时大家也知道,为什么茅台镇的其他酒比不上茅台飞天呢,很大的原因就是在这里面了。”

其次,多路资本看好茅台的投资前景,首当其冲的就是炒房客转移阵营。近两年在限购令下,房价不景气,很多投资者并不看好房产市场,开始转向其他的投资,其中名气最大的茅台酒就成为他们专注的对象,他们是通过经销商购买一大批的茅台酒囤积,存放一两年,或者有钱赚就直接出手,赚取中间的差价。这个不仅仅是炒房客看好的,而且很多酒水经销商也是看好的。

再者,随着2017年整个白酒行业复苏,酒水市场普涨。2020年上半年很多酒水已经普涨了,飞天茅台还没有涨价,很多飞天投资者都认为茅台会涨价。提前屯好货,等到茅台涨价了,可以发一笔横财。

最后,中国礼品文化使然。飞天茅台开始成为奢侈品了,飞天茅台如此高价,很多人都是望茅兴叹。茅台慢慢地成了喝不起、不舍得喝的奢侈品,同时在前三个因素的交互左右下,其成为中国礼仪文化的一个符号产品。

既然供求关系与市场已经认可了茅台的高成交价格,但是面对社会舆论和商业伦理对于高价茅台的口诛笔伐,生产方、销售方以及相关部门自然要与“恶名”撇清关系,所以即便是作秀,那该做的事情还得做,该演的戏还得演不是?

编辑:王玉秋

weixn

分享至:
  猜您喜欢的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