求求你们高抬贵手,别把酱香炒成了芝麻香!

时间:2021-04-19 04:02   编辑:admin

成都全国春季糖酒会终于落下了帷幕。如果要用一个关键词来高度概括总结本届糖酒会,非“酱酒热”莫属,更有媒体声称“酱酒在春糖热到了巅峰”。看来,酱酒真的已经疯狂到让你看不清颜面啦。

本届糖酒会上,出现了首个以酱酒品牌为主体的大型展览,而以酱酒为主题的高峰论坛大大小小有十几场之多,企业家、品牌商、营销家、资本家、行业传媒轮番粉墨登场,憋足了劲为酱酒热摇旗呐喊。

更有数以万计的各地经销商、贴牌商涌入成都寻找酱酒资源,众多代工商、厂家寻找合作方。有业内人士预测,此次糖酒会后,全国酒类市场将会迎来酱酒的大爆发。

正如孟子所云:“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” 无利不起早,你我皆凡人,谁也逃不出这一人性的定律。然而,当整个行业都沉醉在酱酒热之中,作为行业的守望者,媒体人却要保持高度的清醒。

众所周知,与其他香型的白酒工艺不同,酱酒讲究的是高温制曲、高温堆积、高温发酵、高温馏酒,这“四高”是酿造酱酒的灵魂工艺。

酱酒的高温曲最高温度可达65℃,原料堆积的核心温度一般达到50℃才会入窖继续发酵,粮醅发酵的温度一般在35℃-43℃,蒸馏出酒的温度一般在37℃左右,这四大高温对于酱酒最终品质的形成,都有非常重要的影响。如果温度控制不好,无论是温度不够还是温度过高,都会直接影响酱酒最后的品质。

因此,酱酒在酿造过程中非常注重温度控制,讲究“适度”。其实,在酱酒的营销过程中,也需要讲究“适度”。

作为一个资深行业媒体人,《华夏酒报》记者并不反对营销中的炒作,然而任何事情都要掌握一个度,酿造酱酒讲究适度的高温,炒作酱酒也需要讲究高温的适度,否则温度过高就会炒糊了,谁也不希望今天的酱酒步昔日芝麻香的后尘。

作为白酒中的贵族香型,芝麻香白酒是鲁酒的一大特色香型,以芝麻香为主体,兼有浓、清、酱三种香型之所长,故有“一品三味”的美誉。

对于芝麻香白酒,已故著名白酒专家沈怡方先生曾高度评价:“在市场经济出售精品酒的年代,工艺最复杂、品质最高、价格最贵的一个品种就是芝麻香白酒。”

1995年12月,芝麻香白酒行业标准的发布,芝麻香白酒有了正式的“身份证明”,成为了白酒香型的代表之一。

进入21世纪以后,随着生产工艺日臻成熟,产品质量不断提升,芝麻香型白酒得以快速发展,为此,山东省有关部门非常重视,也推出相应政策,大力扶持发展芝麻香白酒,寄希望于以芝麻香白酒重振鲁酒雄风。

当大家都以为,芝麻香白酒到了大显身手的时候,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,由于利益驱使,诸多生产厂家一哄而上,争相研发芝麻香酒,低价抢占市场份额,品质上良莠不齐,价格上一落千丈,导致芝麻香“泡沫”破裂,失去了一次千载难逢的发展良机。

以史为鉴可知兴替。今天,回顾梳理芝麻香白酒的兴衰历史,对照当前如日中天的酱酒热,《华夏酒报》记者隐隐有一种不祥的感觉:酱酒或正在重复芝麻香曾经走过的路径。

所幸的是,酱酒热下,并不是所有的当局者都“迷”,依然有清醒的理性主义者。

国台酒业总经理张春新在春糖期间发表的《关于中国酱酒高质量发展的认识论方法论思考和国台实践》的演讲中提出:“资本如果想赚眼前的钱、赚快钱,没必要投资酱酒。板凳要坐十年冷,文章才能不写一字空。投资酱酒产业,没有十年以上,很难看到回头钱。酱酒品质的本质是时间,市场再火热,也不能杀鸡取卵,时间不到、年份不到、品质不到,就不能包装出厂。”

针对目前的酱酒热,金沙酒业董事长张道红也清醒地提出了自己对市场的隐忧:集中扩产的生态隐忧;面对赚钱效应的品质隐忧;快速扩张下的人才隐忧;利益驱使的品牌隐忧;配额稀缺的渠道危机。

为了明天酱酒的持续健康发展,今天请你扪心自问:我能耐得住时光的寂寞吗?

编辑:王丹

weixn

分享至:
  猜您喜欢的文章